相片0555  

十年.十年.不算短的日子

男人.離開了那不是家的家.女人.離開了她遙遠的家.來到男人的家.

女人.隻身來到痞子男的家門口.水窪依舊是一潭污水.依然是不像大門的木門.「伊呀」的扇開了路階.赫然看見遠處的竹竿上.飄著的仍舊是自己多年前穿過的外出衣服.是誰掛上去的?是誰允許我的衣服掛在空中任風飄揚?

  忐忑不安的走進那扇房門.眼前.依舊是十年前的擺設.仍然破舊.仍然簡陋.空氣中.還有一道熟悉的眼睛在尋找什麼......

  痞子男從後園回來.看到她站在窗前.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.看到的是幾乎不可能的到來.

  兩人之間的話題.沒有問候.只有「那個男人」一個話題.

  「再過幾年.老大就可以假釋回來了.」女人聽了.淡淡的笑開了.

  菜圃有菜.潭裡有魚.圍欄裡有雞鴨鵝.還有幾隻小白兔.種了些喬木樹.有鳥叫聲.有蝴蝶忙碌的穿梭在太陽底下.

  女人的忙碌.叫做「等待」.

  一個留著鬍渣的男人.拎著肩包.急步的進入這不像是自己家的家.「房子是換主人了嗎?」.三步作兩步的用力推開了那道修補過的門板.........

  床鋪是柔軟的.窗簾是碎花的.餐桌上.擺著色香味俱全的三兩道菜.不曾注意到多了一張椅子.今天是什麼日子?是誰的家?我的夥伴呢?抬頭看到的是太陽光再也透不進來的木板.

  痞子男進來.兩人用力擁抱.右手相互握緊.一場兄弟麻吉的熱淚.道出了互挺的信任.痞子男接下了男人的包袱.拉他坐到餐桌旁.添了一碗白飯.送到男子的眼前.右手指著外面........

  男人走出房門.來到小小的新廚房.看到的是挽髻的長裙背影......那十年前的玉肩.那十年前的女人香.那十年前的耳光忽然熱了上來......沒有腳步聲.怕吵到她正在整理鍋子的專注......

  女人掛上了鍋子.眼光餘眸.看到的是經過十年風霜洗滌的熟稔眼神.........

  時間.就掛在鍋子上.一動也不動.洗得乾乾淨淨.洗的是十年的思念.掛上的是十年的吸引力.......

  上前握著濕漉漉的玉手.不再是十年前的柔荑軟指.而是粗糙長繭的瘦指頭.長髮披肩.有了幾根白絲.眼睛依然是十年前的那種含蓄.長裙上縫著幾個補洞.男人上前.不禁輕輕擁入懷中.女人涰泣.男人鼻酸.右手還輕拍女人的背.感謝相知之情.不言於口.空間.再度凝結.電流也回流至十年前的強度.......

  三人同桌吃飯.不說一語.空氣中.各人有各人的千言萬語.只有咀嚼的聲音.配著鹹鹹的熱淚.卻也甘之如飴.

  風.在窗外慢慢地吹進來.窗簾不禁浮動輕揚.揚起了十年前的悸動.

  女人洗碗.男人從女人背後抱住女人柔軟的肚子.兩人的心跳變成同一種頻率.

  許久.男人手臂感覺一兩滴熱淚.正好滴在十年前的齒印上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阿梁 的頭像
阿梁

涼山國中

阿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8) 人氣()